中国网小记者
中国基层门户网

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孟京辉版《茶馆》

2019-11-20 16:28:32    来源:北京晚报    

孟京辉导演的舞台剧《茶馆》上周在保利剧院演出时引发了一场“退票风波”,有关“经典作品到底能否如此改编”的话题持续发酵,“观众不满意演出是否可以要求退票”的激烈探讨也成为话题焦点。

老舍先生的名作《茶馆》自1956年被北京人艺艺术家首演后,成为中国话剧舞台上久演不衰的舞台经典。近年来,李六乙、王翀、孟京辉等导演都以各自的方式,对《茶馆》进行了大胆改编,为观众带来新的解读和新的关注。11月8日至13日,孟京辉改编版《茶馆》首次来到北京上演,果不其然,备受期待的这场演出带来火爆票房。但是令人不曾想到的是,开演后面目全非的孟氏《茶馆》令不少观众提前退场了,每天观众席都会出现从开演时的爆满变成谢幕时零七八落的现象。12日演出当晚,开演后一个小时左右,一位忍无可忍的观众突然站起来冲着台上大喊:“你这是《茶馆》吗?你对得起老舍吗?胡作非为!”现场有观众鼓掌支持,台上的演员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整蒙了,演出一度中断。这位观众被请出剧场后还不依不饶,和一些观众一起要求退票。演出后半场,还是不断有观众发出嘘声或者离场,等到谢幕时,观众只剩下一半。

一位现场的观众感慨道:“我看了二十多年的戏,还是第一次看到台上演员被台下观众骂傻了,发呆了两三分钟,场面一度失控,最开始我还以为是先锋戏剧的托儿呢!这样的情况,弄得演员很尴尬,观众也尴尬。我心疼这些演员,也心疼顶着寒风来到剧场里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。”这位观众还表示:“我理解热爱老舍、热爱《茶馆》的观众感受到的冒犯,可是《茶馆》不只是北京人艺的《茶馆》,不应该只有一种正确的打开方式。经典需要延续,也需要打破。只是这场实验性的作品似乎不太成功,导演过于自我,执着于先锋,痴迷于意识流,就是不肯放下身段平等地与观众对话。而且之前的宣传太过歌颂赞扬,也会引起人们心理上的反弹。艺术家可以叛逆,观众们就不能逆反吗?”

其实,孟京辉版《茶馆》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两极化评价了。2018年,该剧在第六届乌镇戏剧节首演时,就有观众因为难以接受而提前退场,结果还被在剧场里的孟京辉劝回去继续观看了。今年7月,孟京辉版《茶馆》到法国阿维尼翁戏剧节“IN”单元演出,宣传上称之为“中国戏剧的高光时刻”,但有网友汇总国外媒体评分,表明至少有8家专业剧评媒体给出了“不推荐观看”的禁止符号。

甲之蜜糖,乙之砒霜,有人痛恨,有人欣赏。孟京辉作为中国先锋戏剧的领军人,作品一直受到各种争议,只是早期网络平台没有那么发达,也没有大量自媒体平台,普通观众没有太多机会发声表达意见。以往孟京辉作品的观众绝大部分还是文艺青年,对孟氏风格都有一定了解,“先锋戏剧”的标签反倒成了票房保障。但这次由于老舍和《茶馆》的知名度,吸引了大量对孟氏风格不了解的观众买票入场,不少人甚至以前从来没有观看过孟氏戏剧,因此产生强烈的不适感。于是,表现形式看上去同原著几乎不沾边的先锋改编,激怒了原本想要重温经典的观剧者。

创作者有根据自己喜好和审美去尽情创作的自由,观众有根据自己喜好和审美去尽情评论的自由。只是这样的“自由”,都应该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之上。艺术家要有个性,要有创新精神,这是值得称赞的,但是戏剧是剧场艺术,是一种艺术家和观众共同创造完成的观演艺术。艺术家如果脱离观众,完全陷入个人世界,或者过度商业化,从而引起观众的反感和批评,恐怕也在所难免。

因此,从评论角度来说,对于孟京辉版《茶馆》无论是赞美还是批评,都不应该只停留在“他敢大胆改编《茶馆》”这个层次上。因为在此之前,李六乙的四川方言版《茶馆》、王翀的校园版《茶馆2.0》,都已经对《茶馆》做出了非常具有新意的解读和诠释,迈出的步子也一点不比孟京辉小。而且老舍到底对各种改编会持什么样的态度,到底是反感还是致辞,任何人实际上也无法妄加揣测。因此,面对全新改编的《茶馆》,我们应该探讨的,不是“改不改的问题”,也不是“老舍怎么看的问题”,而是“改得到底怎么样的问题”“当代观众怎么看的问题”。不停留在情绪的宣泄,也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,大家各抒己见,百家争鸣,才是对艺术、对艺术创作者和对普通观众都有益处的事情。(王润)

[责任编辑:李莹]
呵护地球
让爱成长
关爱留守儿童
绿色出行
鲁冰花

关于我们| 网站概况| 法律顾问| 服务条款| 人员查询| 广告服务| 供稿服务| 合作伙伴| 网站声明| 版权所有| 联系我们

一分11选5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
邮箱:chinajiceng@163.com    电话:010-63607677

备案号:

Copyright© 2016 Chinajiceng.All Rights Reserved